废弃地里长硕薯

2019-11-25 12:22栏目:新闻资讯
TAG:

近日,慈溪市潭北村村民许汉章在自家屋后的一块废弃地里掘起了一枝重42斤,长有5个孪生蕃薯的蕃薯串,引起了附近村民的好奇,大家纷纷前来观赏。 今年5月份,潭北村村民许汉章在自家屋后的一块废弃地里随便种下了四棵蕃薯苗,不料无心插柳柳成荫,四枝蕃薯苗生长旺盛,11月初,许汉章一家人想挖一棵尝尝味道,竞挖起了一个重8斤的大蕃薯,过了半个月,挖第二棵时,许汉章用铲子铲了几下后,觉得不对劲,就叫来三四个邻居前来帮忙,大家七手八脚挖了一个大坑后,才把长有5个孪生蕃薯的蕃薯串连根掘起。这串蕃薯串重42斤,其中最大的一个重12斤,4个呈圆球形,个个都皮开肉绽,一个呈椭圆形,表皮完好无损。据主人介绍,种蕃薯的那块地原来是附近居民倒垃圾的地方,他们经过整理后栽了四株蕃薯,想不到会有如此大的收获。

竹,一年四季葱绿,看上去又总是那么的弱不禁风,一有风吹,就左右摇摆,好像随时会跌倒一般。因此有人以竹形容弱女子的婀娜多姿。

在以前的江南,那时农村的房屋前,总要种上几株竹。那到不是为了附庸风雅。主要是为了在竹笋期时可以挖上几只笋,餐桌上多一道菜而已。

记得那时我家的房屋后也种有一块竹,是红竹和早竹,那是专门为了食笋而种的,也不是我的父母辈种下的,大概是祖父母手上种的。这两种竹,在日常生活中是没有多大用处的,因为早、红竹的竹身很脆。而且从我所知的知识中,这是竹类中最脆的竹。它所有的用处就是竹笋!由于品种关系,它的出笋期很早。在我们当地,只有它们的笋食用完了,其它的竹笋才刚刚开始长出地面。如果从食物的美味这个角度看,它们的味道也一般。只是长冬过去,新一年来后,它为人们奉上最早的竹笋!人都有尝鲜的爱好,而这两种竹,刚好迎合了人们的需要!到了七十年代后期,一些不安分的人动起了这些在我们当地不是很重视的竹类的念头。他们收购这些竹,然后运到江苏去。这些竹是不能砍的,只能用锄头连根掘起。原来这是运到江苏的农村,那里的农民用这种竹做锄头手把的。那时,全国在经过了大跃进的大炼钢铁,平原和山上的树木被砍筏一空,此后就开始了全面的封山育林。那时看着山上的树材,心里想用,但是谁也不敢去山上砍一根。江苏是平原地区,那里的农民在生产时需要木材,可是能到那里找?因此早、红竹连根掘起,刚好能作锄把。我家屋后的竹第一年也卖了三十多元的巨款。这一砍,这块竹起码要三、五年恢复。为了多卖钱,那还会去考虑竹林的后期?

我家的屋边有一块很大的黄枯竹林。那竹都有鸡蛋般粗细,竹身修长、均匀,应该有八、九米。村里的老百姓都很爱护这块竹林。每年只有在挖笋时在进去。平时,没有人会去里面砍一根竹。有时需要用竹,但是谁也不会去这里面砍一根。可惜的是在文革后期,那时国家号召“深挖洞,广积粮。”为了能向国家多交一些余粮,那块竹林被砍了,全部种上了水稻。

记得那时,我们的村庄全浸淹在一片竹林里。二个生产队,四、五十户人家,断断续续的长达一公里。村前一条长长的水潭,潭名就叫“长潭。”村以潭命名。行走在村里,如同行走在竹林里……。

我们的县是个山区县,整个县大部份处在一遍竹海里。因此被命名为“竹乡”。既然是山区,除了竹以外,也有少些的树木,我们村的对面有一座小山包,山上光脱脱的。听就原来山上也是绿郁葱葱,古树参天。后来在大跃进时,山上的古树被砍筏去炼钢铁了,再后来就成了现在的模样了。山上长着一蓬蓬的灌木丛,另外就是稀稀疏疏的几株松、杉树。我是一九六九年回到老家的,一九七六年下半年离开老家。这一遍山包还是老样子:几丛灌木,几株松、杉树!

看到过很多名家的作品,更多的是赞扬松树,对于竹,只是在中国古代的文人作品中。中国古代的“四君子”中有“竹;“岁寒三友”中也有“竹!”从中可看到“竹”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

那么:竹,究竟有什么吸引着人们呢?是它那摇拽的风姿?还是它那柔而不刚、刚而不阿?

长在山上的毛竹,有些生长在岩石边的,它的上部与其它毛竹无异,根部却是弯曲的,原来,毛竹的根延伸穿过了岩石,毛竹笋从岩石下倔强的生长上来。它顶着上面的岩石的重压,故而变成了根部的弯曲。山上的毛竹,它会占领整座山峰,那怕是岩石累累,这累累岩石的缝缭中也会有枝枝毛竹的出现。

生长在平原的小竹,只要人类不去限制它的生长,只要没有河流的阻挡,它,就会无限的扩展开去。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碍它旺盛生命力的延伸!

你可曾看到有一枝竹的生长!没有,只有一片竹林。当人们种下一枝竹,那么不要几年;当年种下一枝竹的地方,就会形成一片竹林。随着时间的延伸,这片竹林会越来越大,最后就成了一片竹海。而当你种下一棵树,那么永远就是一棵树,只是这棵树是越来越粗大而已。一棵树,它的根系就只有一小块的地方延伸;你可以清楚的知道这地下根须的归属。一块竹林。就是一张竹根网,你永远分不清是那一枝竹的根!

中华民族几千年。几千年中有无数的纷争,可是中华民族永远是一个大民族。而在这个家庭中,人们相互间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就如同竹根,这关联形成了中华民族的大网。不是么?

无论是大风大雨、或严寒冷酷,竹永远是那么的多姿,永远是那么的生生不息!这就是竹!我心中的竹韵!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废弃地里长硕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