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岳阳遭洪灾损失多大,60余户村民院子被淹

2019-10-07 04:36栏目:关于农业
TAG:

在各地区都有水库设施的建设,用以储备水资源,长期使用的一些蓄水设施也应定时检查,做好日常维护工作,防止事故发生。近日,在河南省的阳店镇下庄水库发生侧漏,导致周边的村落大面积被淹。

截至7月22日22时30分,据邢台民政部门统计,已导致16人死亡、11人失踪,伤亡仍在核查。房屋倒塌4051间。7月19日夜晚,邢台大贤村遭遇洪灾。新京报记者今日凌晨探访,村内仍遍布积水,路边有很多倒塌的房屋。目前已核实6人遇难3人失踪。 7月23日凌晨1时许,新京报记者赶赴河北省邢台市东汪镇大贤村。村内仍遍布积水,路边有很多倒塌的房屋。 有几名村民守在村口。他们说,因为受灾,很多村民投亲靠友,村里安排他们值班,以防财物失窃。 7月19日夜晚,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改变这个村2000多名村民的生活。 据邢台外宣办官方微博“邢台发布”公布,7月19日晚,邢台七里河洪水漫过河堤决口,12个村进水,其中包括东汪镇大贤村。 截至7月22日11:30时,邢台市全市最新灾情统计:9人死亡、11人失踪。 讲述:洪水突如其来 从卧室出来水就到腰 7月23日凌晨,大贤村村口一韩姓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19日夜那场洪水,导致村里多数房屋受灾。尽管洪灾已经过去3天时间,村内依然一片狼藉。 由于无房可住,部分村民在通往村内的路边落脚。他们在地面铺上一张木板,便和衣而卧。 邢台经济开发区实验小学距离村口约十米。23日凌晨,新京报记者看到,校园内地面堆积着各种垃圾,淤泥超过五厘米。学校教学楼内,仍然有大量积水。教室里可以明显看到一道一米多高的水痕。 村民高某住在村南,20日凌晨两点多,一家十口人正在睡觉,他突然听到冰箱、空调倒在水里的声音。睁开眼,水就到了床边。 “我赶紧下床,水已到膝盖那了,我从卧室走到门口,水到腰部了,太快了!”高某说。 来不及反应,高某叫醒妻子,抱起还在睡觉的孩子,准备上楼。与此同时,他看到住在同一幢楼里的哥哥一家和父母也从房间出来。 “我们当时没有对话,很紧张,只有一个想法,赶紧上楼。”外面暴雨还在继续,高某和哥哥,抱着孩子们,在屋顶上待了一晚。 当晚,暴雨一直持续,高国强一家十口蜷缩在房顶上,淋了半夜雨。据财新记者现场目击报道,村内多个地段的路面被洪水冲垮,多栋房屋的墙面坍塌,钢筋已裸露在外,多辆轿车被连底掀翻、布满泥泞,路上遍地积水,庄稼横尸地里,村内树木东倒西歪,学校的课桌椅也都被洪水冲倒,布满泥泞......村内一片混乱狼藉。 灾情:记者已核实到9名遇难者和失踪者 大贤村共有500多户村民,各家房屋均遭受不同程度损伤。 在村道两旁,很多房屋内一篇狼藉。新京报记者看到,很多房内有两米多高的水痕。 村民张二强对新京报记者说,他的儿子6岁,女儿10岁。当晚,洪水突至,他与一双儿女失散。经过一天的寻找,7月22日,他在河边田埂上,找到儿女的尸体。住在村委会里面的村民高顺山告诉新京报记者,20日凌晨一点50分,村支书张战歌接到电话通知,说马上洪水就要到来,让他赶紧转移村民。张战歌放下电话,马上到村口探望,而后回来用村支部的大喇叭喊,“乡亲们,赶紧起床,洪水来了!” 而此时,村南侧的张二强家已经被洪水冲击,他的一对儿女被冲走。 高顺山说,他应该是村里第一个知道水要来的人。他当时发现,水已经没过脚脖。 住在村委会旁边的田志恩听到了村支书的广播。他下床时,水已经过来了,他本来想去通知邻居,但已经来不及了,只好赶紧转移自己家人。 经过新京报记者连夜走访,核实了9名失踪及遇难者,其中有5名孩子(张梓阳,女,3岁,失踪;张雨诺,女,10岁,尸体找到;张浩宇,男,6岁,尸体找到;张轩轩,7岁,男,失踪;高浩一,六岁,男孩,尸体找到);另有4名成人(高小三,男,21岁,残疾,遇难;高万会,70多岁,男,残疾,遇难;韩帮助,65岁,行动不便,遇难;张贵连,86岁,女,家中遇难)。 村民们表示,张二强和张梓阳两家均住在紧挨七里河的村南头第一排。 另外,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2名残疾男子来不及逃生,在自己家中被淹死。 7月20日下午6时左右,邢台市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王清飞在接媒体采访时表示,“正在转移的时候,洪峰就来了”, “没有人员伤亡。” “没有人员伤亡”的话激怒了部分大贤村村民。 22日上午十点半左右,部分受灾村民及死者家属围住王清飞。在网络上的视频中,王清飞与数名妇女面对面跪在一起。 事后王清飞向媒体解释称,下跪是为安抚群众,争得理解。 探因:七里河道在大贤村收窄 昨日,很多网友质疑邢台市上游水库泄洪,未通知到下游的大贤村,导致该村被洪水淹没。 23日0点29分,邢台公安局官微 “邢台公安网络发言人”转发“掌上新邢台”的一则网帖,并配文称“这就是真相”。 这则网帖称,大贤村上游根本就没有水库。大贤村被洪水淹没是因为“七里河大堤决口所致”。 这则网帖中还表示,“事发当日,因停电,没有更好的通讯工具,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凌晨一点多就开始挨家挨户砸门通知各家各户,所以传言的朱庄水库放水泄洪,隐瞒真相政府不通知村民是不存在的。” 大贤村的村民们说,水是从村南侧的七里河来的,最南边一排居民最先受灾。 有村民说,他被水从家里冲出来,站在门口汽车上,看到大水直接没过七里河桥面,往村里涌进。水面略过障碍物时,“激起四五米高的水浪”。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邢台市西边依次有野沟门水库、朱庄水库、东川口水库等。 七里河位于邢台市南侧,而受灾严重的东汪镇大贤村,位于邢台市东侧,七里河的北岸。 在邢台官方通报中,七里河上游的东川口水库属于开敞式水库,泄洪不能控制。19日20时,水库水量达到极值,开始漫坝溢流。溢流的洪水加上区域内小河沟的洪水一同汇入七里河。 另据了解,七里河还是邢台市的行洪通道,承接邢台市西部南石门流域洪水。 邢台市水利专家张英林表示,上述两路洪水汇合达到580 m3/s,在107国道处形成大洪水。但七里河在大贤桥迅速收窄,通过能力只有40 m3/s左右,造成洪水漫过河堤决口,使12个村进水。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七里河在大贤村段并没有明显加高的河堤。 村民们称,七里河南岸和上游东旺镇都有河堤,下游有的村也有河堤,但就是在大贤村北侧没有河堤。 新京报记者看到,大水退去之后,整个北岸被冲垮,村中靠近七里河的村民家地基附近被冲出一个大坑。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七里河自东向西穿过邢台市区,在邢台市区内河道很宽,并且成为景观河道,而河道出市到了大贤村东南边,从西向东南拐了一个弯,到村口大贤桥突然变窄,桥面宽4车道,下面有3个涵洞。 据村民们说,春节后,大贤桥下修热力管道,管道要从河底穿过。因为修热力管道,涵洞旁边的部分河道被占。

4月4日上午8时许,河南省灵宝市阳店镇下庄村下庄水库出水口发生侧漏,导致下庄村部分街道被淹,路面水深30公分,部分村民院子进水。目前村里300名群众被转移,暂无人员伤亡。前往发生侧漏的水库,水库水位明显下降,水库上游几乎干涸。

图片 1

经了解,该水库位于阳店镇下庄村的小山坳内,水库长约200米左右,宽100米左右,水深10米。一位村民正在木材加工厂中整理拉断的电线,积极开展生产自救。

图片 2

因水库地势较高,水库出水口发生侧漏后,水流顺着路面和水槽向下流,流进下庄村内,路面过水面积宽约3米,水深20公分左右,部分村民院子进水。

图片 3

事件发生后,灵宝市、乡两级政府紧急启动应急预案,镇政府、公安、水利等部门相关人员,对水库渗漏部位进行封堵,同时向下游村预警,做好人员疏散等工作。村中部分地段滞留的积水,一些杨树还浸泡在水中。

图片 4

经初步统计,共发生渗水4万方左右,约有60余户村民院子进水,转移群众300余人。截止中午13:30,水库侧漏部位已经完成封堵,不再渗水,正在进行加固,无人、畜伤亡,具体财产损失正在核实。一位老人的脚下还可以依稀看到洪水发生后留下的痕迹。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关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黑龙江岳阳遭洪灾损失多大,60余户村民院子被淹